娱乐
欧美好莱坞 日本娱乐 泰国娱乐 电视剧资讯 体育花边 明星八卦
娱乐资讯首页 > 综艺节目 > 康熙来了综艺寿终正寝确认停播 两岸电视人究原因

康熙来了综艺寿终正寝确认停播 两岸电视人究原因

发布时间 : 2015-11-19 11:56:49
来源 : 网络

《康熙来了》寿终正寝确认停播 两岸电视人究原因

《康熙来了》为台湾的电视谈话性娱乐节目,2009年前由中大制作公司制作,2009年起由金星制作公司制作,中天综合台于2004年1月5日开播,原名《奇怪十点钟之康熙来了》。“康熙”二字分别取自两位男女主持人姓名的第二个字:蔡康永和徐熙娣。2015年10月16日,蔡康永在微博上公告离开节目,没隔多久,徐熙娣也发微博表示要与蔡康永一同离开。节目制作公司老板王伟忠确定《康熙》将于2015年12月2日停播:节目只属于他们俩。

  《康熙来了》,2004年1月5日“生”于中天电视台,2015年12月2日“亡”于中天电视台。

  1986年,现在被大家称为“台湾综艺教父”的王伟忠开始了节目制作生涯。他把胡瓜、吴宗宪等如今知名的台湾综艺主持人带进了电视台。80年代末90年代初正是台湾综艺节目的鼎盛期。曾在当时师从台湾电视人的制作人刘爽透露那时候大陆很多节目的制作流程、制作方式都是从台湾学来的,很多综艺节目的起步都仰仗于台湾制作人,一开始《快乐大本营》就是台湾制作人在帮忙,当年的全国几档知名节目比如《欢乐总动员》、《超级大赢家》、《开心100》都是台湾综艺节目制作团队在做。

  30年后,仍然秉承着“show must go on”口号的王伟忠来到了大陆,前后出现在了《中国梦之声》、《中国达人秀》两档节目的舞台上,目的是反向大陆取经,他说要把一些有意义的讯息带回台湾,帮助台湾的综艺节目继续发展。然而前不久,台湾综艺王牌节目《康熙来了》随着蔡康永在微博公开宣布辞职,最终还是寿终正寝。娱乐节目和潮汐一样总会有退去的时候。很多人说《康熙来了》是台湾综艺最后一根稻草,它的结束,意味着一个“台综时代”的正式消亡。

  1.《康熙》临亡症状:收视尚可 话语权渐被取代

在蔡康永和小S宣布请辞《康熙来了》主持人之时,很多人在惊讶之余,也明白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历经十二年,其实主持人都已经明白,这档似处于暮年状态的《康熙来了》随时会面临结尾。除主持人以为,台湾媒体人多少也已经嗅到了这样的痕迹。

  台湾资深媒体人叶君远透露:“其实他(蔡康永)已经说了两、三年了,当时当然没有说要请辞,但他不断在访问时讲说:‘当一个节目做到重复性时,就表示要该关了。’”

  《康熙来了》什么时候终结,这件事很早就被大家提过。“节目五年的时候大家就说:‘五年了,好恶心喔!’十周年那年,我们又开始聊这个事情,觉得十周年是个很完美的结束,人应该要收在高点。后来又觉得节目似乎还能看,大家也没有别的选项特别想去做,所以接着做了下来。”《康熙》前制作人陈彦铭(B2)如是说。

  只是蔡康永和小S最终的请辞宣布了这一刻的到来,当时中天高层还是傻眼了的,B2 透露:“老板马上就打去问为什么,他们应该心里有底,但不知道是哪个时候。伟忠哥有挽留他,但基本上也没有用,我去年离职之前,我们就跟伟忠哥讲过这个状况。”最终局面没有扭转。

  在蔡康永和小S离开之时,《康熙来了》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中呢?这两年《康熙来了》的收视率平均在0.8%左右,有时收视排名会滑至第4、5名。叶君远透露,“《康熙》这些年来收视有高低起伏,但低潮都不会很低潮,就算收视率0.5、0.6也还不错,最近是做到收视率1点多。这十几年来收视率都维持在第一或第二,最糟糕都还有前几名。”

  曾经《康熙来了》黄金时期的平均收视率为1.3%。今年《康熙来了》收视最高的一集是小S与黄子佼的世纪大和解,当集节目的收视率为1.71%,在《康熙来了》收视率史上排名第三。排名第二的是蔡康永、小S专访蒋家第三代长子蒋友柏,黄子佼说:“虽然大家都说《康熙》收视率不如以往,我那一集是收视率史上第三高,但很可怕的现象是第二高是2005年,差了十年。”

  除了在收视上有所下降,在话题上《康熙来了》也渐渐失去了话语权,B2已经有所察觉,“《中国好声音》开播我就觉得‘糟糕了’,我们的发语权确实没了,大陆节目找人来唱歌、找人来玩游戏,这样的东西很容易把我们打败,因为观众不用花脑力去看,加上找的艺人越来越大牌的时候,就会觉得台湾上节目的来宾有点无聊。这一、两年大陆网站的关键词,热门的是‘汪峰结婚’、‘周杰伦生小孩’、《爸爸去哪儿》,跟《康熙》有关的新闻已经不多。”

  在B2看来《康熙来了》选择此时散场还算是一个不错的时机,现在收视率还不差,观众在看节目时不会觉得难看到不想看时,这也算是光荣退场。

  2.回溯表层病因:话题嘉宾资源枯竭 初现营养不良

  有人说《康熙来了》之所以最后退场是因为节目制作团队没有创新,这种说法是有失偏颇的。其实《康熙来了》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内容上有所突破,节目的发展也呈现出了阶段性的不同。

  台湾媒体人商台玉分析称早年《康熙来了》靠自然来的通告起家,例如艺人打歌、打书、打剧等完全必须‘巴’着上的节目,加上两位主持人的‘异质性’,在那时完全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它算是十几年来台湾综艺节目,在坎坷的土壤中生长最好的。

  其后台湾不断涌现各类谈话类节目,数量甚至达到三十档之多,到了过度泛滥的程度。大家开始骂谈话性节目破坏台湾综艺圈的素质,但只有《康熙》还是让人有兴趣去看,因为其在内容生产上还是不断出新招,“《康熙》不是只做固定单元,它也做了很多变化,从‘康熙调查局’、‘卸妆’、‘八卦’、‘转台王’,其实是很五花八门的。”叶君远说。

  但是即使创意无限,由于台湾市场的有限,资源也有用尽的时候。2014年年初《康熙来了》举办了十周年系列特别节目,没多久,工作了五年多的制作人陈彦铭(B2)出走,成立自己的公司。

  B2透露在2009年接手的《康熙来了》就遇到了节目的瓶颈期。一开始这档谈话节目每一期请一个有名的来宾,作为一档日播的带状节目,一年下来,《康熙来了》就访问了有300多位来宾。可是第二、第三年哪里还有那么多来宾可以访?后来就开始变成两到三人一起受访,再后来又遇到瓶颈期就把人数变成四个人。

  处理来宾问题的同时,又要面对话题资源匮乏的问题,B2回忆称:“我去接的那天他们正在录像,已经不知道要聊什么了,节目只好聊‘马桶’,我去录像时完全愣住,吃喝拉撒睡能聊的主题都聊完后,我就跟主持人建议尝试别的事情。”

  不仅仅是制作人出现了这样的困扰,明星同样也出现了上《康熙》次数太多不知道聊出什么花样的问题。黄子佼透露之所以会出现了“世纪大和解”这一幕,也是因为Selina真的不知道该聊什么了,所以才选择找了他,“有些歌手在12年来可能上《康熙》过很多次了,更不用说很多通告咖,你还要聊什么?为什么Selina要带我去《康熙》,就是因为S.H.E已经去过无数次了,制作单位就说:‘我们很想让你来啊,但我们还能聊什么呢?’姐妹情要聊几次?父女情要聊几次?”

  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出现在了《康熙来了》,台湾很多综艺节目都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我也是主持人,像我很常碰到老萧(萧敬腾)都会想:每次都这么好笑,下次怎么办?还有什么梗?老萧我一个月可以碰三次!康永哥跟S也是一样,一定也有压力。”

  《欢乐总动员》、《非你莫属》制片人刘爽透露一档长寿节目生存下去必须符合两个要素:一是受众有刚性需求,二是节目必须有资源可做。这也是娱乐节目为什么不能永远存活下去的原因,“全世界只有新闻节目不会停,所有的娱乐节目都有死的那一天。节目和人一样有生命周期的。”

  3.深究病重缘由:图省钱不愿治疗 胆子小不敢治疗

  目前大陆的综艺节目已经开始由内容为王、制作为王转向了资本为王的市场,动辄上亿的投资、几千万的单个明星酬劳已经不是稀奇事情,很多民营制作公司也因为在综艺资本市场获益,一个个都朝着创业板发起冲击。而对比台湾综艺市场,资本的投入呈现天壤之别。据悉《康熙来了》每集节目除去康、熙的酬劳预算在50万新台币左右(10万人民币),但这已经是台湾最高规格的谈话类节目。有人曾做出这样的对比,《华人星光大道》每周一期平均不到50万人民币的制作费算,《中国好声音》够“星光”制作200期,连播4年零2个月;按谈话类节目2万人民币左右的投入算,《我是歌手》够综艺咖们一天不歇地聊上9年。

  商台玉对电视台提出了追问:“资本市场重要关键就是,资源拥有者到底做了什么,不要再质疑艺人或是制作团队。我比较想要知道电视台为《康熙》做了什么努力?例如,有没有帮节目增加预算?或是有没有释出诚意挽留主持人?所有检讨都来自于电视台老板是不是愿意投资?现在也没看到改变啊。”

  制作经费问题是B2觉得《康熙来了》此前面临的关键问题:“预算是个原罪,但问题出在我们在原罪下过得太久,我有两百元、两千元就可以做节目,反而拿到二十万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假设我们把全台湾制作单位集合起来,问他们谁会出厉害的外景?谁会做出另一个《中国好声音》?一定没有人敢举手。”

  资本投入少所造成的最重要的影响是制作人长期在较小的格局中做节目,成长较慢,眼界不够开阔。这就出现了B2所说的就算有一亿的预算,还能还不知道钱要怎么花。

  商台玉分析称:“台湾综艺节目格局不够、规格不到,当做什么事情都往省钱去想的时候,就会变得‘畏首畏尾’,创意工作者就是要胆子大才对,但台湾综艺节目现在都在缩、退、省。”

  刘爽认为《康熙来了》的问题源于市场, “台湾市场就那么大,几千万人的市场,大家去分那么多节目。大陆也不是台湾综艺的市场,其他地方语言不通就更不行了。只能在很少制作费的情况下做省钱的事情。内地节目这么火其实就是因为市场大,有钱。”

  大陆节目之所以这么有钱,《奔跑吧!兄弟》、《爸爸去哪儿》等节目的广告收益就能达到10亿以上,再加上卖给视频网站的版权费用,一档优质的节目根本不愁制作经费的问题,反而挣得盆满钵满。

  台湾地区对广告的露出十分严格,2013年以前节目中不被允许提及厂商名称,品牌LOGO和产品都需要打马赛克,字幕中也不能出现品牌和产品。《康熙来了》此前就因为2011年的节目与广告连在一起推销五月天的电影《追梦3DNA》导致被罚。到2013年台湾才正式放宽植入营销和冠名赞助原则,所有植入性产品加起来的总时间不能超过5%。

  据悉目前《康熙来了》每集广告都可摊平制作费50万(约合人民币10万),一天回放2集的收入也有40万元(约合人民币8万),卖出的版权,一年粗估有2400万元(约合人民币500万),再加上网络播映费用,每年可获利约1.7亿元(约合人民币3354万),12年来赚进20亿元(约合4亿元)

  不过中天并没有投入过多的资本放在《康熙来了》的制作上,针对这个问题在采访过程中也能感觉到B2的无奈,“要离职前,我也在做一些改变,本来要走出户外,但发现没有经费,只有把《康熙》十周年拉到户外展演厅录像,如果有人愿意赞助我们,甚至愿意到小巨蛋录像,但因为预算还是没办法。”

  与之相反的是,中天在过去的两年里花大价钱购买内地的综艺节目。2013年大陆综艺市场的繁华初现之时,中天就买下了十多档大陆综艺节目,先是买下了张惠妹和庾澄庆的《中国好声音》、陶喆、吴克群和张韶涵的《全能星战》,随后又买下林志颖、kimi父子参与的《爸爸去哪儿》、周华健、蔡健雅参与的《中国好歌曲》。电视台经营者出于收益的考量,所做出的资金投放策略,加大购买大陆节目版权的力度,维持《康熙来了》的制作预算。

  4.并发症:半素人失去走红“靠山” 通告咖少突破机会

  蔡康永和小S虽然在节目里跟来宾们打打闹闹不亦乐乎,互相损打嘴架。但其实私下里两人与嘉宾们的联络非常的少。连陈汉典也不例外,据陈汉典透露:“因为我们不同休息室,所以私下互动没这么多,都是在节目上面。”就算是网友最爱调侃的赵正平其实跟二人私下接触并不多:“小S生日的时候我会送她礼物,我们因为这个节目比较熟,但没有私下相处,就只是节日的问候。康永哥就比较没有,毕竟他是读书人嘛。”

  所以这次蔡康永和小S突然公布离开的讯息,他们也是十分的意外,此前他们都没有收到半点相关讯息。在过去了12年里很多通告艺人通过《康熙来了》一战成名。包括今年《爸爸去哪儿》里的夏克立,很多观众都是通过《康熙来了》认识了她。再有如陈汉典、Hold住姐,现如今都有参与不少综艺项目。沈玉琳、赵正平、曲家瑞、小甜甜等都是很多大陆观众耳熟能详的台湾艺人。

  同样也是节目制作人的沈玉琳就是因为《康熙》一战成名。沈玉琳称当时他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负债3000万台币(600万),正好有机会参与到了《奇怪制作人》的单元中受到瞩目。这正好也为沈玉琳打开了人生新的大门,沈玉琳插科打诨又辛辣大胆的说话风格受到很多观众的喜爱,所以节目组也常常密集的给他发通告,他也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通告王”。

  大大咧咧的小甜甜也是通过《康熙来了》为人熟知,对她而言《康熙来了》见证了太多自己的第一次,所以节目宣布停播之后,她郁闷了好几天,“我人生第一次穿婚纱、第一次屏幕前跟男生接吻、第一次穿比基尼、第一次裸体、第一次跳钢管舞,都是在《康熙》!”小甜甜甚至想过如果《康熙》能继续下去,哪天自己“走了”,就可以直接剪辑她上《康熙》的片段当成告别式影片。

  最直接的源头就是10月9日播出的《康熙来了》,嘉宾歌手表演即兴饶舌,唱了这样一段歌词“大陆人每天都在装”,将节目推向风口浪尖,受到了大量的舆论压力。其实还有小s的一些家庭原因方面,有时蔡康永总是要一个人扛下整个节目,再加上他们两个人都要各自的一些规划,这也算是好聚好散,这个节目已经陪我们一起走了10多年了,这在综艺节目里已经算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了,无论最后怎样,感谢小s和康永哥带给我们那么多欢笑,希望他们都可以继续在自己的道路上越来越好。

  然而《康熙来了》马上就将停播,台湾通告艺人的生活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黄子佼直言《康熙来了》的停播,会让很多正在努力往上爬的半素人“哀鸿遍野”,“因为在别的节目翻啊、滚啊,都还不如上《康熙》被小S亏一下。《康熙》的影响力已经扩及海内外全球华人,做宣传上一个《康熙》等于抵十个,上《康熙》上通告的门坎低、效应却很大。他也有变魔术的功能,它把很多通告咖、素人变成红人。这确实对台湾演艺圈来讲很可惜,少了一个一战成名的舞台。”

  而对于已经在《康熙来了》打响名号的通告艺人而言,也会有所改变,“对于艺人来说,多一个节目、少一个节目,我们都习以为常,对于我们的收入、我们的通告量,影响不大,但真正巨大的影响是少了一个能让我们不断自我突破、不断赢得更多瞩目的舞台。”沈玉琳说。

  小甜甜则表示以前一直有综艺的通告,所以没有时间参与戏剧表演。现在少了一个选择,就会去好好拍戏了。

  其实他们不仅仅是节目的通告艺人,同时也是一个普通的台湾观众。从一个观众的角度看来,《康熙来了》节目的意义在于往往他们能引领风潮,很多主题都由《康熙》先做红,其他节目跟进。

  曲家瑞将《康熙来了》形容为每天吃饭一定要去的那间小餐厅:“好像没看《康熙》就不知道台湾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什么是最流行的、不知道哪个术语是大家最爱用的、不知道谁是现在最红的小鲜肉、不知道哪间店最好吃。”

  1. 《康熙》死亡≠“台综”时代消亡

  台湾节目在访谈类节目制作上的辉煌,是无法超越的。正如B2所说:“没有人能够比我们还会写脚本、没有人比我们了解艺人的通告内容。”

  台湾综艺节目还有很多值得制作人们取经的地方,刘爽认为不像欧美、日韩节目是模式类节目,可是通过买模式来学习,台湾综艺是创作型综艺。他们是把所有的内容一次次揉碎了,再重组,在有限的资源里做到了吃干抹尽,极尽创新。而《康熙来了》就是一群聪明的人在做的事情。他们幕前幕后都是一群有才华的人,王伟忠创作型的人才,他自己可以写台本,也能演,还能幕后配音,他还创造了很多表演形式,比如旁白剧,现在有综艺节目还会用这一招。詹仁雄又能写书、又能画漫画、 还很会做节目。蔡康永又是一个电影学硕士。所以这个节目自然会与众不同。

  但是这样的一群聪明人接下来要如何转弯呢?或许不需要再继续的聊闺房、兄弟吵架、买东西等日常琐事,而是去试着寻觅下一个突破口?

  台湾知名媒体人叶君远称《康熙》停播代表的意义是,谈话性节目到一个转折点了,大家要重新去发展新的流行的东西:“我们要打开另一个门,如果还是继续不长进、还是继续谈话性节目,台湾综艺圈就会只能继续烂下去。”

  黄子佼还是有些许的担忧:“现在频道多了、网络节目多了,未来要再打造一个这样有影响力的节目,是微乎其微。”

  2.拯救“台综”最有效手段:接洽外医资源

  B2已经开始跟大陆的制作团队接洽,打开视野:“每个人都去大陆上班、大陆工作啊,不去跟大家接触是不会长进的,一定会有磨合期,但不做就是没了。”

  沈玉琳也决定接下来要到大陆投石问路:“节目停播代表这扇窗已经关起来了,未来能不能有节目能取代它?不可知,但我想短期之内是没有办法。大陆市场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我们要另求规划,像我自己,台湾既有的我还是要持续经营,但要多安排时间直接去深耕大陆。”

  刘爽透露这些年里其实有很多台湾综艺技术类人才来到大陆工作:“《超级星期天》后慢慢开始有一些技术类的人才来到了大陆,比如导播、灯光、舞美等。他们都很有经验。”台湾综艺的内容制作人才来到大陆相对而言要少一些,目前活跃的都不是台湾主流节目的制作人,台湾制作人来到大陆还是需要一个适应期。

  《康熙来了》结束之后,金星制作正在筹划另一档节目《雅典纳轰趴》。这档节目由陈汉典、阿雅、纳豆一同主持,现在已经开始录制。这被外界认为是接档《康熙来了》,但其实并非如此,《雅典纳》规划是六、日播出,并非《康熙》原有时段。据悉电视台正规划新的东西,接下来是以不断回放《康熙》的方式直到他们找到不错的东西,还是急就做出一档节目?一切都还未可知。可以看到的是《康熙来了》停播短期之内,电视台会受到很大的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