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

救救我第9集剧情介绍

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依靠在饭店的门前,在朴讲议员的召集下,韩勇民和武志郡里他的那几位政敌坐在了一起,尽管背地里彼此都是针锋相对,但表面上仍是一祥和的景象。正当大家推杯换盏之时,前任厅郡守也走了进来,面对昔日的竞争对手勇民虽露出不悦之色,但当朴议中提议时,还是主动上前跟厅郡守握了手。大家酒足饭饱地走出饭店时,厅郡守笑嘻嘻地把走上前来的李镇熙介绍给朴议认识,有些微醉的勇民还是一眼认出了这就是他们掌握的原来为厅郡守卖命的那个人,当看到镇熙后面跟着的数十名酷似打手的人时,勇民还是没忍住,说镇熙不像是青年委员长,更像是黑社会的。听到这话,厅郡守立即出面维护,两个人又争论了起来,但马上就被朴议员制止住了。勇民准备上车离开时,厅郡守把三年前合作社社长儿子的案件尚焕也是知情人的事情又说了出来,搞得勇民十分恼火,最后,两个有身份的人不得不以彼此说出脏话来结束谈话。当拦下救善院的车后,几个人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对策,由郑勋和正基拖住赵使徒和完德,尚焕直接去救尚美,尚美看到跑向自己的尚焕时,在车里不顾一切地往外冲。看到尚美已经跑上了自己的车时,尚焕也从救善院的车门外走开,最后还不忘拔下车钥匙扔得远远的。在几个人的齐心协力下,他们成功地救出了尚美,他们一路狂奔,直到最终确认对方没有跟上来时,才长舒了一口气。当姜使徒打电话告诉灵父事情的经过时,尽管表面上还是非常平静,但想起来自己对尚美花费的所有心血都得不到回报时,放下电话的灵父还是生气地拿一本书砸向了对面的墙壁。当尚美看到迎面走来的东哲时,不禁感慨万端,两个人都回忆起尚美在少管所探望东哲的事情。尚美看着眼前的四个人发自内心地说了声谢谢。灵父对于尚美的背叛很生气,当听到灵父口中说出尚美已经不再是新上帝的女儿时,周浩害怕地跪在了地上,祈求灵父的原谅并救助尚美,最后灵父以周浩祈祷时没有诚意为由要他禁食祈祷。已经有些走火入魔的周浩跪在新上帝面前时,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口中念念有词,越说心越急,到最后已经不受控制地捶打着自己的脸和胸部。灵父已经完全掌握了姜使徒和赵使徒心里的秘密,利用这些弱点,他又让他们去努力地寻找尚美。虽然派出去许多人,但要想找到躲在尚焕朋友家的尚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赵使徒在寻找的过程中,碰到了出来巡逻的禹警官,当赵使徒描述尚焕三个人体貌特征时,和禹警官同行的同事已经想到可能是郑勋他们三人时,禹警官两人急忙告辞离开了。躲在尚焕的朋友家的几个人没有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办,一筹莫展的样子,缩在墙角的尚美也在不停地发抖,看到这个情景东哲忙上前安慰尚美,但尚美却丝毫没有放松的表情,直到郑勋的一句玩笑,才勉强把尚美逗开心。几个人把尚美安顿好之后,聚在一起商量着下一步的对策,看过了事态炎凉的东哲觉得觉得现在的社会有钱即使没理也能获胜,而这次尚焕绝对不同意他的观点,尚焕最后的那句相信我也坚定了东哲对尚焕的信心。姜使徒一个人呆在漆黑的房间里,看着自己背上的伤疤思绪万千地回想起过去的事情,由于带着女儿整天呆在救善院里帮忙,被老公误认为她和灵父有不正当的关系,盛怒之下拿起一把盛满开水的壶砸向她们母女二人,为了保护女儿,她挡在女儿面前,留下了这满背的烫伤。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女儿竟然先她而去,为了能和女儿在一起,她发誓一定要登上所谓救赎的船和女儿团聚。为了能真正成为韩郡守的人,李江秀可谓是肝脑涂地,当听到勇民交待要查清楚与厅郡长有关的企业时,他找到了俊具,并以真正搬倒镇熙锡为目的要俊具帮忙。俊具在少管所曾经有恩于东哲,当俊具打电话要东哲帮忙时,本来在去帮助尚美去警察局半路上的东哲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经过乔装打扮的尚美在尚焕三人的陪同下来到了警察局报案,当尚美看到出租车里有新上帝的标志时,反而冷静地让司机把自己的行踪报告给灵父。接到消息的灵父非常高兴,马上打电话给朴议员。江秀在警察局恰巧碰到了尚焕一行四人,他仔细询问过后,明白来此处的真正目的时。可是听说涉及到宗教时,江秀有些头疼,一般情况下,警察都不愿意去招惹宗教团体的。江秀在记录报案人信息时,听到尚美的名字时吃了一惊,紧接着又询问尚美父亲的名字,这让大家都很奇怪。最后才弄明白原来周浩昨天就以女儿被绑架为由报了警,为了此事,江秀他们昨晚一夜没睡。当听说要通知周浩来领人时,尚焕急了,冲着江秀大喊了起来,同时摆出他所掌握的种种情况不同意把尚美交给她父亲,看到尚焕对自己如此不尊敬,江秀也有些不高兴,反复强调他们没有证据,不能听他们一面之言,最后以尚焕他们涉嫌绑架尚美为由要把他们关了起来。当听到江秀接到署长打的电话时,尚美意识到可能是灵父做的手脚时,感觉到自己非常无助,最终同意回到救善院,但前提是放了尚焕三人。

<
  • 1
  • 2
  • 3
>
最新电视剧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漫漫看微信号
追星微信公众号

本周热门 推荐明星